麻豆传媒映画剧情新年

By
7月 27th, 2021

Category: 未分类

Tagged with:

如果秦皇和西方势力勾结在一起,这笔账林风肯定要找他算清,管他是第几组的领袖,哪怕是至高守护者,也休想偏袒这个叛徒!

奎恩回头,看着他说道:“到外面谈吧!”

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,客厅里耳目太多,有些事情,奎恩不希望传播太广。

林风和奎恩来到院子里,坐到了凉亭中,战神手下的人马很识趣避开了,远远守候着。

“一直以来,我们异能者领域,始终没有构建出统一完整的力量体系,前几天,我和艾比他们经过讨论,决定做出一个排位,我们称之为神异榜。”奎恩道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事件。

“异能者排行榜?这和秦皇也有关系?”林风皱眉。

“的确有关,东西方都有异能者,我们的计划是囊括全世界的异能强者,秦皇是你们华夏方面的领军人物,这件事情他必须参与。”

林风撇撇嘴,笑道:“我看你们的目的不单纯吧?想借此摸清华夏异能界的底细,对不对?”

“顺手而为,绝不是主要目的。”战神倒没有否认,顿了顿,又说道:“他提供的名单,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,至少,那位女帝就没有被收入名单中。”

这样看来,秦皇并没有做出越线的举动,让林风打消了一大半的疑虑。

“神异榜榜首是谁?”林风又问。

“是……众神之主,”战神迟疑着,说出了答案:“我的老师,卡俄斯。”

美少女一只叽粉红格子裙软妹日常写真图片

“神主?”林风惊诧,没想到,西方众神之上,还有个卡俄斯!

战神点点头,神色间流露出崇敬之色,“老师已经很多年没有出世,但他的地位永远不可替代。”

“第二位是谁?你?”林风继续追问。

“不,火神,他是公认的神级巅峰,我不如他……”战神苦笑:“这家伙也有好几年没露面了,战力肯定飙升不少。”

“接下来是你?”

“不是……”战神一张脸有点挂不住,“是爱神,我只能排到第五位,第四位是邪神。”

“爱神?男人还是女人?”林风笑道:“秦皇排到多少位?”

“女人……她是世上最妖的女人!没有男人能逃过她魅惑,也包括我。”战神叹着气,“秦皇排在二十七位,算起来,在东方世界并不算突出。但是有你这样的家伙在,西方异能者只能自取其辱。”

“知道就好,东方卧虎藏龙,绝不是你们认为的那样弱小!”林风说道:“记得没事不要再来了!”

“你说的对。最后我还有一个请求,希望你能善待媚玛。她是个……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女人……”

“没有安全感?我倒觉得她很会放飞自我,老少通吃,不比爱神差。”一想到紫罗兰那独一无二的勾人手段,林风就有些浮想联翩。

“不,那是她的假象,她其实……很厌恶男人……”战神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没说出口,“就这样吧,我妹妹拜托给你了,你是个好人!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,你们能成为朋友……”

看到他要走,林风又叫住奎恩:“等等,我那坛子里的太岁呢?”

“换了一口缸,还在那里!”奎恩耸耸肩:“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。”

林风摆了下手,不再多说,目送着奎恩一行人离开李府,他才回到大厅里。

李老爷子等人已全部脱困,搞清楚事情经过后,李家众人相拥而泣,庆幸逃过了一劫。

看到林风回来,李玉涵拉着吴静斯跪地就拜!

“林先生,我们真的是有眼无珠啊,你救了我们所有人,我……我代表李家给你磕头谢恩了!”李玉涵双膝跪地,咚咚咚就是几个响头!

吴静斯也跟着磕响头,刚刚林风与战神那一战,彻底震撼了她的心神,颠覆了她二十多年来的世界观。

此时此刻,对这位大恩人,李玉涵、吴静斯母女俩都从内心臣服,再不敢有丝毫不敬。

林风挥挥手,淡淡说道:“都起来吧,我可不是为了你们!”

“谢恩人……”李玉涵艰难爬起身来,拉着女儿站到了一旁,不敢再多说。

林风看向李绮菱,说道:“绮菱,带我去取太岁。”

“好的,林大哥……”李绮菱乖乖在前方引路,带林风来到后院,千岁已经换了口缸养在水中,奎恩的确没有说谎,来到李府,分文未取。

林风当场用无双戒取走千岁,着实让李绮菱惊讶了一番。

这手段,简直通神!

“林大哥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她实在忍不住好奇,凑近了低声询问。

“我是修道中人,自然会一些常人没有的手段。”林风笑道:“怎么,吓到你了?”

“没有,林大哥,你,你能教我修道吗?”李绮菱鼓起勇气,眼巴巴瞅着林风,她非常羡慕那神仙手腕,假如自己也能学会一招半式,下次碰上这种事情,就不会任人宰割了。

林风笑着摇头:“不能,修道之路太辛苦了,普通人受不了这种罪,这样吧,抽空我教你几招防身术,将来遇到危险,自保没问题。”

李绮菱原本有点失望,但听到林风说教她两招,又满心欢喜。

“谢谢林大哥!”她欢快地挽住了林风的手臂。

回到客厅,李老爷子从恍惚中恢复了正常,在两个儿子搀扶下,向林风说道:“林医生,你对我们李家有再造之恩啊!这大恩无以言报,我琢磨着,你要是单身的话,我们李家,就把绮菱嫁给你,你看怎么样?”

李老爷子这话语不惊人死不休,连李绮菱都被惊到了,红着脸喃喃念出声:“爷爷……我……”

林风挠了挠头,看看脸红到脖颈的李绮菱,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这个……老爷子,我暂时还没想过结婚问题……况且,我已经有女朋友了……我一直把绮菱当妹妹看待的。”

闻言,李绮菱的脸更红了,刚刚是羞红的,现在是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被人当众拒绝的滋味让她又羞又气,同时一种深深的自卑感,充斥着她的心房。

李老爷子愣了愣,只能暗暗叹气,点头道:“怪我……那是我失言了……”

“没事,既然各位都安好,我就告辞了,还要赶飞机……”林风也是十分尴尬,没料到李广原会说出这种提议。

“那好,绮菱啊,送送你林大哥……”李老爷子内心失望,但事已至此,只能顺势而为。

林风招呼孟思露带上紫罗兰,一同走出李府。

“林大哥……刚刚……爷爷的话,你别在意……”李绮菱小声开口,在林风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“这没什么,绮菱,以后有机会来港城!我教你几招!”林风上了车,和李绮菱挥手道别。

“嗯,一定!”李绮菱重新振作起来,目送着他乘车远去。

车上,林风重重呼了一口气,刚刚那场面,简直比和战神较量还要压抑、紧张。

“其实……李绮菱挺不错的。”孟思露边开车边问道:“你为什么着急拒绝呢?”

“这种事,可不能由着他们安排!”林风望着窗外说道:“即使我对李绮菱有好感,那也不是外人可以插手,并借此做文章的!”

李广原意图趁热打铁,安排这场婚姻,虽有报恩的意思,但更深层的用意,却是为了李家的私利!这一点,林风看得非常清楚!

豪门联姻,往往伴随着利益纠缠,金钱和权势的洗牌与重组。

李老爷子此刻也在后悔,自己太操之过急了!

只能巴望着以后,李绮菱能和林风走得更近一些,为李家争得一个光宗耀祖的机会……

重新登上了飞机,林风、孟思露押着紫罗兰一道,准备返回港城。

林风特意给夏雪馨打了一通电话,打算叫她来接机。

“混蛋,你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吗?”电话另一端,传来夏雪馨幽怨的声音。

“这不是忙着给人治病吗?再过两个小时我就落地,怎么,想我了?”林风笑呵呵问道。

“呸!鬼才想你!你在燕京肯定没少沾花惹草,回来再收拾你!”夏雪馨没好气地说道:“另外这几天我不在,你最好老实点!”

“不在?你去哪里了?”林风纳闷,她不坐镇集团总部,去外地干什么?

“一个大项目,回头你就知道了!我叫人去接你,好了,不说了,省点电,我们要出发了!”夏雪馨匆匆挂了电话。

林风更奇怪了,这女人在什么地方?听她的语气,好像在忙什么大事。

此时,飞机已滑向跑道,林风不再多想,瞥一眼旁边冷着一张脸的紫罗兰,调整坐姿闭目养神。

午后,私人飞机降落在港城,来接机的人竟然是夏珞烟!

顶着一头波浪卷长发的夏珞烟,站在停机坪旁边,优雅得如同一只天鹅。

风吹起她的裙角,飞机渐渐停稳,看到走下舷梯的那三人,一丝惊愕渐渐取代了这女人标志性的妩媚笑容!

“思露!你居然有个双胞胎姐妹!你骗得人家好苦!”夏珞烟踩着高跟鞋快步迎上去,噘着红艳艳的嘴唇娇嗔。

no comments